广州日报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侍奉文字,人淡如菊 [复制链接]

1#

接到《广州日报》社编辑部来电的时候,我正在泡一壶铁观音,当沸腾的开水冲泡下去的时候,那些原本蜷缩在一起的碧绿色茶叶,突然之间就舒展开了慵懒的姿态,以一个漂亮的回旋,在我的眼前飞舞。

“您好,我是《广州日报》的编辑,请问你是水柔宝贝吗?”
  

“嗯。我就是。”
  

“请问您是《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》的作者?”
  

“嗯,是的。发表日期是4月2日”
  

“您在哪儿?”
  

“佛山市顺德区。”
  

“好的,我跟你确认相关信息,核实后会与您再联系。”
  

“好的,谢谢您。”
  

挂了电话,心情,不由大好。

知道在《广州日报》的“每日闲情”栏目发表文章,还是前不久的事,我无意中百度时,得知自己的一篇《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》被发表了,当时欣喜若狂。

一来,不是自己投稿,这是意外之喜;

二来,在网络里赚得少许名气之后,我一直努力想往纸媒发展,也一直不敢行动,生怕自己水平有限,玷污了文学这一片纯净的天地。

所以,当我知道在《广州日报》以及《梅州日报》发表了文章之后,那种欣喜之情溢于言表,无法形容。

当晚,我便按照报纸上的联系方式发了邮件过去,却在次日查询的时候,发现已被当成垃圾邮件处理了,那一刻,失落与愤懑充斥在自己的脑,挥之不去。

再过了几日,找到了《广州日报》“每日闲情”栏目编辑的电话,便打了电话过去咨询,得到的回复也是含糊不清,心里更是百感交集,五味杂全。

自此,便真正放下了,也不去想那稿费的事,本也不多的两百块罢了;也不去想那发表的事情,本也只是意外之喜,有或无,对于我的人生来说也没什么改变。着实懊恼了一阵之后,便就那样放下了,云淡风清。

却不知道,在我放下了这一桩心事之后的今天,却意外接到了报社的电话,电话里张编辑的口吻很是让人感觉舒适,她的温和犹如一缕春风,将我心底的阴霾与不悦一扫而光,天空一下子澄澈明净起来,我也一下子开朗快乐起来。

稿费,不重要了;样报,不重要了;重要的是我得到了认可与
  

后来慢慢走进了文学网站,接触了网络文化,才知道原来文字还有这样一些安身之处。

文学网站里,独爱“好心情”原创文学网站,一来因为“好心情”这个名字,一听就有好心情;二来,因为“好心情”犹如我的家,是我的文字萌芽与成长的地方,承载着我最初的梦想与希望。
  

走进“好心情”之后,便与文字更是结下了不解之缘,笔耕不辍,执之以恒,一年下来,居然发表不少文章:散文多篇,诗歌50多篇,杂文40多篇,小说10多篇,日记多篇,这些数目,看起来轻描淡写,却也是我一年多来努力的结果。

每一个字符经由心间从笔端流泄而出,都带着一种虔诚与真实,都是我内心深处最独特、最直白、最坦荡的表达。

码文字,其实是一件很辛苦的事,劳神费心。

向来明白自己并无文字特有的天赋,更知道自己后天亦没有真正系统的去参加相关培训,所以对于文字,也只是抱一种执著的爱好,一种坚定的喜欢。

因为有了这种爱好与喜欢,才会这样长年累月,坚持不懈地写下去,别问是好是坏,别问是深刻还是肤浅,只求能够在文字的天堂里,有一处容身之所,安放下所有的思绪。

喜欢文字,怀揣梦想,在文学的道路上轻装上路,清浅前行,即使永远无法抵达彼岸,即使无法实现心中的梦想,但是曾经努力过,奋斗过,便无怨无悔。

我知道,我还会一直带着这样狂热的爱好,一路走下去,不在乎是否能够真正成为一名“作家”,不在乎是不是名利双收,不在乎有无人记着曾有这样一位文学爱好者,虔诚地守望着文字的神圣与明净。
  

我只是知道,我会一直这样走下去,以有限的时间,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,只为了一份喜欢,便执著地走下去,选择自己喜爱的,爱自己选择的,与文字为伴,与梦齐飞,在文字的国度里,修一颗素雅之心,侍奉文字,人淡如菊。

水柔宝贝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